苍弥

小透明选手怂杠杠的锁了丢丢东西。

【安雷】九十九和一

狮狮卡卡性转预警!!!!

叙事乱七八糟的意识流注意!!!!

安雷已婚设定,有孩儿,是个闺女!!!

兄弟们现在走还来得及_(:з」∠)_

so,

————————

——她口中的过去

在深秋的下午从橱柜里取出烤好的黄油曲奇,煮好热可可淋上打发好的淡奶油配上一点点抹茶粉。这样的做法是很久以前小姨教给我的,在煮可可的时候加上一点粗胡椒颗粒的可可会带有暖融融的辛辣感,能从中品尝出深秋的香味。

年幼的时候我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每年小姨回来的时候,那时候妈妈会买很多很多甜食,爸爸也不会再因为我贪吃絮絮叨叨说吃甜食会有蛀牙。

那样的日子平谷无波没有什么值得记叙缅怀的,充其量就是每一次小姨回来我都觉得我和爸爸一直处于这个家的最底层。从前在妈妈那里吃瘪了我会跑去跟爸爸撒娇,爸爸会心疼我给我买零食买玩具,抱着我说小公主别怕,你的骑士在呢,那之后妈妈会毫不客气给爸爸一个眼刀。等到我大一点了之后再这样做妈妈就会一脸不高兴的冲爸爸嚷一句你到底是谁的husband?之后就当机立断拽着小姨离家出走。

吓得我爸当时就给妈妈跪下了。

后来我长大了一点之后,我爸还曾经开玩笑一样的提起这件事情,他说当时真的把他吓得不轻。对他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就是妈妈和我。

那次之后妈妈就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在家里时不时就会蹦出那句尾音上翘“husband”,然后在我爸害羞的时候大笑上前捏捏他通红的耳尖。通常这个时候我只要微笑退散就好了,在一个家庭里没有什么比父母相爱更美好的事情,因为他们,我相信世界上有那种美好的爱情。

我妈是个大美人,这一点从没有完美继承她的美貌依旧都能横跨小初高乃至大学稳坐校花宝座的我身上体系的淋漓尽致。很小的时候邻居家的叔叔还打趣说你以后也会长成像你妈妈这样的大美人,到时候嫁给我好不好啊?可惜这句话被小姨听到之后那个叔叔从此看到我和妈妈都在绕道走。

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小姨原来这么凶。凡是涉及到妈妈的事情小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特别可怕,哪怕是爸爸也要避其锋芒的那种。

虽然这样说不好,我觉得爸爸和小姨对妈妈都是一副保护过度的样子。

但是我们一直很幸福,以后也一定会继续幸福下去的。

年幼的时候那种带有辛辣感的可可在我童年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在我记忆里留下最早的关于妈妈的印象就是每年的深秋小姨都会回来这里,在这座城市里哪也不去,就在深秋下午的时候和妈妈一起捧着一杯热可可,静静的看树上银杏叶沙沙沙落下、被风卷起飘到不知名的地方。然后妈妈会笑意盈盈的和她说一路顺风,往小姨脖颈缠上一条柔软编织物,带着笑送她离开。

曾经爸爸感慨过,说她们把自己唯一的温柔都给了彼此,说曾经妈妈是一个风风火火的女孩子,肆意张扬,像刺猬一样竖起浑身利刺对准所有人,她对每一个靠近她的人都抱有最恶意的猜忌,唯独对小姨表露出柔软的内里。

小姨依旧像从前一样在深秋的下午回来,静坐看银杏在风中沙沙作响。区别是曾经小姨手中捧着一杯暖融融的热可可,现在却喜欢用五指捏住一罐黑啤,细白的手指从宽大的毛衣袖口钻出、短短的一小节捏住易拉罐的罐头,用另一只手拄着下巴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说着她抬头将黑啤一饮而尽,酒液顺着下颚划入脖颈在墨蓝色的围巾上晕开一片深色,然后我看到小姨如行云流水一般“啪叽”一下把啤酒罐拍成扁扁一层。

我突然有种幻灭的感觉,在我印象中小姨一直都是一个文文静静带有书香气的女子,乍然间做出这样的举动就像是看到哥斯拉爱上白雪公主一样。

小姨有些失笑的摇了摇头,说用不着这么惊讶,拍罐子这招还是以前姐姐交给我的。

她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关于自由的故事。

她眼角通红的说,姐姐从前的名字是“雷狮”,不是“施蕾”。

少女时期的雷狮叛逆、堕落、不服管教,除了毒品什么都粘,什么是错什么是对基于她而言并不重要,那时候雷狮唯一的底线是在她十八岁成年之后才放纵性事。拜倒在她裙下的臣子众多,那时候如果不是为了卡米尔她甚至在上床前都不会管对方索要健康证明。

雷狮十八岁生日那天在酒吧随便扒上一个男人就和他上了床,索性那个男人勉勉强强还算是个正人君子,他在上床前先是确认雷狮满十八岁了,然后教那个有些烂醉的女孩避孕套的使用,之后他让那个哀伤的青涩女孩成了一个女人。

第二天醒来之后男人坐在床头抽烟,他看着雷狮的眼神悲伤,就像从她身上看到另一个同样哀伤的女孩。后来雷狮和那个男人保持了一段时间的419,那个男人教她怎么用避孕套,教她分辨酒水和酒吧常见的药物,同样也是这个男人送给雷狮第一只口红,西柚水红的颜色,带着少女的纯真糅杂进糜烂的感觉。

那个男人是一家酒吧的老板,他们断开关系的时候男人说,反正都是喝酒,到我那去吧,至少在你喝醉之后我还能看顾你一下。

于是雷狮成了那家“Pure”酒吧的常客。

卡米尔至今都记得那个嘴角总是挂着嘲弄的姐姐,画着淡妆放浪形骸,在酒吧里在不知名男人的衣领上留下唇印,酒保甚至知道雷狮常用的香水基调。成熟的果香掩饰掉年龄的青涩,眼波流转间像一条艳丽的美人蛇,男人们想要一亲芳泽,女人的嫉妒心飞起。除去熟悉的酒保和那个身为酒吧老板的男人,只有寥寥几个幸运儿能亲吻这个夜场lady的裙摆。

那个时候的雷狮不快乐,从出生起就不快乐,因为她是个女孩子,母亲早亡父亲嫌恶。再如何的堕落、再怎样的放浪形骸,等到将来的某一天,她的父兄有的是手段把莉莉丝塞进玛利亚的皮囊,让她以一个纯洁女孩的身份出嫁。

直到一次意外,直到安迷修出现在雷狮生命中之前,他们谁都想不到人生会是这样的结局。

常驻酒吧猎艳的lady看中一只羔羊,冒冒失失的大男孩带着一身青涩闯入欲沼中。让雷狮一眼就记住他的还是那双眼睛,带着春天的朝露和希望,那是这里所有人都没有的东西。

说到这里小姨停下来打开一罐新的啤酒,咕噜咕噜灌下去一大半说,“之后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在那两年之后姐姐和她父亲大吵一架,自己带着户口本和安迷修扯了证,然后就跟着他走了。”

小姨嘴角扯起一个很淡的笑,“那个时候安迷修发誓说会一辈子对她好,只对她一个人好,说会给她一个家。姐姐就和他走了,断了自己的后路就这样跟着个穷光蛋去吃苦,那个时候我想阻止她···可是我做不到,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姐姐那么开心。”

那是一个很美很美的故事。

雷王星集团的三小姐在大学肄业跟着一个穷小子走了。说是私奔也不是,她是光明正大的和家里闹翻之后只身一人跟着那个父母双亡的穷小子离开这个城市的。

除夕夜那天卡米尔送他们到火车站,安迷修拿着买好的票握住雷狮的手,脚边堆着寥寥几个箱子。

卡米尔看着他们想说些什么又觉得说什么都不重要,这个时候不管是什么话都太过单薄了。最后她想了想说,照顾好她。卡米尔不想把雷狮交给任何人,也不会对任何一个人说这句话,如果可以的话她想亲眼看到雷狮幸福。

在安迷修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的时候,雷狮先她一步解下自己围巾挂到卡米尔脖子上,曾经眼角眉梢都是冷嘲的眉眼中流露出暖暖的笑意,“别担心,卡米尔。”

那种暖融融的感觉融化了那个姑娘身上冰冷的尖刺,那是她们相依为命多年以来雷狮第一次因为一个人露出自己最柔软的一面,那个姑娘那样雀跃的打算和他去一个新的城市去过新的生活。他知道雷狮那些不堪的过往,被尖刺扎的遍体鳞伤依旧坚定的抱住那个哀伤的姑娘。

安迷修爱雷狮,爱的是全部的她,不是那个摆在橱窗里被玛利亚皮囊包裹的莉莉丝。

卸下彩妆扔掉口红,脱掉成熟性感的裙子换上雷狮最爱的幼稚装扮在安迷修身边嬉闹,艳丽的美女蛇蜕下伪装,那个风风火火的女孩带上那颗鲜活的心脏跟着那个男孩一起去未来流浪。

或贫穷或富有或热烈,我将违背我的基因去爱你。

——tbc——

(〃ノωノ)

怎么办,完全不想填坑。

【百日郑楚 day 22】童话

((٩(//̀Д/́/)۶))继续搞事情,day 22想吃童话糖。
哎嘿嘿嘿,依旧是双性转。
两个小故事,当做恶魔还是正体都可以。
注意避雷哟。

————

在很久很久以前,王国里有一个小公主。小公主就像是童话里的小王子一样孤独,但是小王子有一朵只是他自己的玫瑰花;小公主她什么也没有,没有只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玫瑰花。

于是小公主开始想,是不是我可以到其他地方去找找自己的玫瑰花?

在小公主长大了的某一天,小公主向父王告别,什么都没有带上就自己一个人离开了从小长大的城堡,她需要一朵只是她自己的玫瑰花。

就像小王子一样,不需要那么多的玫瑰,她只要那一朵独一无二。

独自一个人的小公主磕磕绊绊的遍体鳞伤,找了好久还是没有找到玫瑰花。小公主摔的好疼的,离开了城堡之后摔跤了都没有人会来抱抱她;摔得有些麻木了的小公主会在晚上一个人悄悄的难受,她在心里悄悄的对自己还没有找到的玫瑰花说,我摔得好疼啊,你怎么还没有来找我?

然后她想,玫瑰花一定还在等着我,于是小公主继续找她的玫瑰花。

在平平无奇的一天,小公主又一次摔倒的时候,她的玫瑰花就这么出现了。

玫瑰花一点都不香香的也不柔软,但是她是炙热的温暖的。玫瑰花抱住她的时候,小公主想狠狠的打死她问她为什么现在才出来?不知道本小公主找她找的很累吗?

但是最后,小公主憋住了委屈,扬起最灿烂的自己去认识玫瑰花,她觉得自己超开心的。

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玫瑰花。

小公主的玫瑰花和小王子的玫瑰花不一样;小王子的玫瑰花是娇弱的、美好的,甚至她能保护自己的武器只有茎上的四颗小刺。而小公主的玫瑰花是截然不同的;小公主的玫瑰花就像是困住睡美人城堡的荆棘一样,她用尖利的荆棘保护着小公主,对其他人露出危险的刺,把柔软漂亮的玫瑰花给了小公主,只给了她一个人的花朵。

那个小公主是楚轩,玫瑰花的名字叫做郑吒。

————

这是她和她的故事。

公主命中注定的人不一定是王子,也可能是那个不知名的骑士。

小公主自小仆从成群,被鲜花、诗词和红茶填满,她有好多好多的昂贵的东方丝绸制成的裙子,有忠心耿耿的骑士和贴心的女仆。

从小就被百依百顺的小公主不出意外长成一个童话里的坏坏的小公主。

她的女仆暗地里说,这样的坏脾气又任性的公主,还能嫁给谁啊?

城堡来的侍卫长说,王国以后会是那个娶了这个公主的人吧?

城民们则是忧心忡忡担忧国王死后能不能像从前一样安居乐业。

这些事情小公主都知道,她是一个聪明的公主,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个被宠坏的金丝雀,会带着高高在上的怜悯看她。

小公主并不快乐。

幸好,小公主还有那个忠心耿耿的骑士。

骑士是个只属于小公主的存在,她是唯一一个会无条件包容小公主、耐心和小公主相处的人。

国王死后,整个王国动乱不以,所有人都想要成为国王,想要杀掉小公主。

骑士知道小公主是整个王国最聪明的人,她有可以改变世界的智慧,可没有人愿意听从一个公主的命令。

小公主对骑士说,我要成为女王。

浅浅的叹息一声,铠甲铿锵长枪锐利。骑士守在小公主面前一夫当关。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

守护,是骑士的荣耀。

骑士有时候也会抱怨公主的任性、不可理喻、坏脾气,最终还是会包容她的任性、不可理喻、坏脾气。

这是她放在心尖尖上的公主。

骑士从小看着那个不可理喻的任性小公主一点一点的长大,成为那个运筹帷幄的漂亮的女王。然后她就被女王强硬的拖到教堂里面,在白胡子的老主教气到爆炸的瞪视里把骑士的手指塞进戒指里。

高傲的女王抬了抬小巧的下颚,说,今天你就嫁给我了。

穿着婚纱逼婚的女王好像一瞬间又是那个坏脾气不可理喻的小公主了,骑士很无奈的。

她的小公主明明知道的,骑士从不拒绝小公主任何事情。

从不。

骑士知道女王一直都是那个任性、不可理喻、坏脾气的小公主,所以她打算打跑所有的王子,好好保护自己的、独一无二的小公主。

童话之所以是童话,小公主能够肆无忌惮的长大,背后都离不开那个对公主死心塌地的骑士。

所以骑士决心抢走王子的公主。

有谁知道在公主嫁给王子之前的那个晚上,他有没有被忠诚的骑士狠狠教训了一顿?

——end——

(๑>؂<๑)食用愉快。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以截到这个动作╮( ̄▽ ̄)╭
难得遇到一个杀三放一的杰克,结果我皮过头光荣的成了第三个orz…

【郑楚百日 day11】ZC

【郑楚百日 day11】
emmmmmm,打算皮一下。
全程ooc,包括性别。
注意排雷哟(๑>؂想写他们普普通通的遇到,普普通通的恋爱,普普通通的一起生活的日子。
脑子里有了构思就是这样的两个人,柔软细腻和豪爽的综合体。
ooc就ooc吧,想象一下这可能是轮回世界所有人梦寐以求的。
评论放石墨连接(>ω。

搞事情?来凑个热闹,以及忘记tbc了。

I jump,you jump。

emmmmmmm…算是纵向平行的复制体郑楚的故事吧?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jpg
时间线乱七八糟get,剧情黑洞get,不足3000字get,乱七八糟口水话get,没问题就下拉吧ฅ^•ﻌ•^ฅ~

——————
——————

这大概是发生在最终一战之前的一件事情,复制体郑吒和复制体楚轩基于某种目的回到现实世界时发生的事情。

复制体郑吒找到复制体楚轩的时候那个男人站在一座爬满爬山虎的靛青色的墓碑前。他没有说话,径直走到复制体楚轩身后站定,由于年代久远,碑文有些模糊,也不难看出来平日里并没有什么人来祭祀。
“这是‘chuxuan’。”复制体楚轩的语调平静如波,“当初龙隐人造人实验的负责人的亲子的墓。”
复制体郑吒看着他不可置否,这个一手打造在轮回世界不可比拟的恶魔队的男人从不做无用功,于是他从纳戒里取出一根电子烟叼在嘴里等着军师的下文。
“在我的记忆里龙隐的人造人计划曾经多次修改章程,由一开始的‘人造人’修改为‘基因优化’再后来是‘新型人类’···后来就是‘国家兵器’。”复制体楚轩说到这里就闭了嘴,转身意义不明的看着复制体郑吒,“走吧郑吒,最后和我再去几个地方。”
“哪?”
普罗旺斯、长白山、尼罗河、亚特兰蒂斯·······
曾经那个女人说,如果有一天,有人愿意和你去全世界流浪,那就和他走吧。那个他叫父亲的男人说,他错了,他们都错了。

人造人实验最开始的阻力就像是克隆人的问题,作为本体的一方和作为复制体的另一方究竟谁才是个体的主导者,就生物面来说拥有完全一模一样的DNA的个体不论是从哪方面来说,都辨别不了谁才是人权的拥有者。实验刚刚开始起草,负责人和研究人员不止一次的发生争吵,假如实验成功作为人造人的实验体究竟能不能算做“人”?能不能同样作为人存在拥有人的权限?
在负责人楚老的儿子去世之后的几年实验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在各方面的斟酌后国家的立场站在了实验体可以进行成为“新人类”的尝试。
之后来自他国的间谍拼死取得实验体的基因样本,龙隐人造人实验计划泄露,包括一名实验室核心成员在内的十九名龙隐军事基地成员被清洗。基于间谍问题其余研究人员被宣告法律意义上的死亡,龙隐守卫大换血。
在当时情况下人造人实验的成功导致一部分人成为法律意义上的死人,另一部分人则被“清洗”,新的实验参与人员经过层层筛选后签下保密协议在未来的人生中接受来自国家的监视参与实验。
其中就包括楚老好友的关门弟子楚落,留洋海归的高材生程青,曾经参与航天工程的曾紫荆,国家军事工程行家张骁骑·····
每一个人在参与实验时都是在赌命,在赌自己能不能完好无缺的从龙隐离开。

程青是个疯子,一个聪明的疯子。
疯子的世界没有人伦道德,只有自己想不想。遵循法律只是为了活着,疯子如果想要做一件事情那么他就会粉身碎骨的去做。
少年时代程青取得过旁人难以企及的成就,于是他觉得活着很无聊;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有一个青春逼人的女孩子像普普通通的程青告白,女孩子娇羞的红着脸说我们能不能一起去国外?
家属陪同特权?
程青想了想说,“你不是因为喜欢我才想和我一起走,只是因为说,落榜了拉不下脸回去想攀高枝吧?就你的家庭可不能给你买LV,金主跑了你接下来要怎么过日子呢。”
之后程青没有理会他人的反应转身就走,越发觉得活着是一件无趣的事情,出国后主攻心理学,博士肄业回了国,在有所不算普通也不算著名的大学任教。以为此生就如此浑浑噩噩的虚度光阴,哪想某一天国家怪物突然找上了门。
程青看着文件上的字心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血液从凝固到沸腾只用了短短十数秒,人生如果没有颤栗没有刺激哪来的鲜活?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在文件上签上大名,成为名义上的死人去趟一滩深不见底浑水,这就是程青所期待沸腾。
在参与人造人实验的时候他遇到了另外的疯子,于是他们在光天化日里达成协定,把沉睡的野兽关上闸笼带上枷锁。
在日光里对龙隐最珍贵的东西做手脚。
人生本就是一场没有退路的赌博,命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活着对于程青来说就是赌博。
以命相搏,致死不悔

龙隐基地很大也很小,实验人员住的地方很统一也不大。作为同龄人的程青理所当然的和楚落开始熟悉了。说到底人文学和心理学不像其他学科一样必须,对于他们的监管也不严密,于是疯子和疯子在某一天在所有人的眼底达成了合作。

生死相随是什么?楚落并不知道,她唯一记得的是那个男人轻轻地捧着她的脸说,小落,对不起。之后那个说会一辈子护着她带她离开的男人就这样死了,死的不明不白的连尸体都没有留下。然后在男人的衣冠冢前那个女孩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男人的父亲、楚落叫舅爷的那个男人却是在葬礼的最后匆匆赶来,看了一眼衣冠冢之后又匆匆的走了。
自始至终,在楚瑄的葬礼上送他最后一程的只有楚落和他在部队里的兄弟。
小时候第一次见到楚瑄的时候,楚落十三岁楚瑄二十二岁。楚瑄对那个小女孩说我叫楚瑄,楚落的楚,玉宣瑄,他说从今天起我就是小落的哥哥了,你叫我瑄哥好不好?然后那个离经叛道的小女孩死死抓住男人的手踩着脊梁骨血从深渊里爬了出来。
楚瑄死的时候只有二十六岁,十七岁的楚落在她的一生中要面对的最大变故就是楚瑄的死亡。
人活着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了大多数人的幸福楚瑄要死?踩着楚瑄的骨血楚落再一次和楚老见面的时候她嘴角挂着笑,压根看不出一丝一毫曾经的影子。
然后那一天,她再一次遇到了“chuxuan”。

程青从龙隐离开以新的身份继续作为一名教授在一所不大不小的大学任教,学生们都知道教心理学的陈平教授是个怪人,他早年出车祸后发妻死了,多年以来一直就是这样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过来,每个周二早晨都会拖助教从校外带一束香槟玫瑰给亡妻,喜欢浪漫的女孩子说陈教授很爱很爱他的妻子,香槟玫瑰的花语是“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没有你的我就像是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
以复制体郑吒的手段无声无息的潜入一个人家里制住人并不是什么难事,娇嫩欲滴的花朵娇气的打开骨朵,花束后面的相框被楚轩拿起,抽出里面的单人照片之后是一张用胶水粘的歪歪区区的合照,作为底板的照片上面是一个五官依稀有些熟悉的幼女和一个英气的青年,两人都笑的开怀,皱巴巴的贴在旁边的是一个穿着实验室统一制服的小男孩,照片很久了有些模糊,那个小男孩确实是小时候的楚轩。
“程青,还是陈平。”复制体楚轩表情淡淡的问道。
中年人几乎不可闻的嗤笑一声,道“二十年前是程青,现在还是。想不到那个机器人居然能从龙隐出来。”
他叹息一声,“你想要什么,当年的那些人已经没有多少人活着了,老死的被灭口的都有,我应该是最后几个之一。”
“······走吧郑吒,回去吧”
复制体郑吒转身扛着楚轩离开,复制体楚轩在知道了他想要的东西之后就回去,这是他们一开始就决定的。有些事情既然他不说,基于他们之间的默契复制体也就不问。
不过他大概也知道了一点事情···人造人实验终止之后基因样本泄露、出于某些原因一些人必须死,恰巧死的人当中有复制体楚轩想找的人。
复制体楚轩稍微有些遗憾,找到那个人之后该怎么做,没有人告诉他答案了。

最终之战的时候楚轩找回了感情,复制体郑吒选择消失,复制体楚轩和郑吒二人存活。

——end——


子见南子:

又是一件糟心事。

 @醉死当屠 多篇赫海文涉嫌抄袭原po及 @乱葬岗  恺楚文&德哈文。

抄袭者现已删文改ID跑路,wb主页指路👉醉死当屠

转发👉此微博👈抽一人送FGO国服or阴阳师半单,不玩游戏的旁友就折现200走支付宝。

还有爸爸们的追加奖品见P10。

#抵制抄袭人人有责#


纵向平行

纵向平行世界,是指在众多背景人物相同,但是发展不同的世界中,有一个纵向相交的相同节点。
假如大校有所牵挂,郑吒不是一个普通白领,罗丽也没有死,那么是不是他们的结局不会这么蜿蜒曲折?

郑吒在罗丽29岁的单身派对上送了一瓶1992年产的千禧年,看着这个十几年前喜欢他喜欢的不能自己的小祸害嫁出去,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郑吒自己也不记得是在那一次酒会上听一个姑娘说起过千禧年的寓意非常浪漫。于是在想不出来该怎么给这个姑娘送礼的时候托人带回来一瓶1992年的千禧年作为礼物。
作为郑家老爷子最看中的孙子,郑吒除了一个没有野心娶了出生平凡的老妈的老爸之外,唯一拿不出手的大概就是从娘胎单身到现在,虽然不是大魔法师吧,但是就他这条件到了三十岁还没有结婚的基本就没有,更别说到现在他连女朋友都没有了。
他现在算得上事业有成,就差个媳妇儿来刮一场东风。但是郑吒不知道哪根线上错了竿,相亲了不下二十次,从网红到模特再到小家碧玉的小学老师和职业coser的性感美人,更别说那些左邻右舍的邻家小妹······这厮愣是没有一个看上的,嘴上就一直挂着一句“感觉不对。”打发了二十来个水平线上的姑娘们。先不说姑娘有没有火了,郑吒的好兄弟们就一度戏称郑吒是想和爱情结婚的男人。
——这一度让郑吒妈妈怀疑,这个儿子是不是那儿不行?
这简直说啥都不能忍!

曾经的郑、罗两家原本以为家里的两个独苗苗会内部消化皆大欢喜,哪里想得到这两死孩子恋爱都没有谈就潇潇洒洒的像是和平分手了一样,这可是让郑、罗两家的当家夫人郁闷了好久,天知道她们两个连抓到小孩早恋要怎么批评教育的台词都对好了。
鬼知道为什么大人都想着萌妹子必须嫁给大猩猩?!长大以后郑吒根本就不是罗丽喜欢的类型,她喜欢的是那种带着艺术气息懂得欣赏女孩子美丽的文艺小哥哥,不是傻不拉几的肌肉大猩猩!!!
罗丽在十四岁迷上lolita小洋装的时候,曾经兴冲冲的换上一套维多利亚风格的朋克小洋装,脑袋上面别着一对黄道十二宫白羊宫的黑色漆木绵羊角,周边点缀黑色的蕾丝花边和深红色的仿真玫瑰,长度到大腿的印花长筒袜,酒红色钢琴鞋跟的Lolita漆皮鞋。半大的小姑娘美滋滋的在全身镜面前转了几个圈圈,踩着笨拙的步子想去找郑吒一起分享小女生的秘密。
姑娘们总是这样,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一点一点的把自己渐渐变得透明,对着喜欢的男孩子悄悄地、带着对异性的懵懂,想让那个男孩子读到自己潜藏在心底的小心思。直到有一天,姑娘觉得就是这个人了,他就是那个可以读懂我,我也愿意让他品读的人了。那个姑娘就会带着这样的小懵懂,告诉他我喜欢你。
然而事实证明,商业上的巨人,他妈的就是爱情上傻逼。
十四岁的罗丽的懵懂来的快像是夏日里的柠檬水一样酸酸涩涩,结束的时候却像是龙卷风一样,呼啦啦的把她的什么少女情怀恋爱幻想像渣渣一样的刮的一干二净。
——大概就是秉承着审美不同还是不要互相伤害的原则,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做朋友就好。

无限天是郑吒在j市近几年做大的连锁酒吧,即面向大学生工薪族,也有专门开设的高档包间。保密性能一流,环境也不错,再加上郑老爷子的面子和郑吒自身的人脉,无限天就这样红红火火的发展起来了。
平日里郑吒不想面对老妈的霹雳无敌连环夺命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相亲call,他就经常落脚在j市一个偏远小城的连锁店里。离家得远了不是一星半点儿,虽说还是避免不了来自老妈的连环夺命相亲call吧,但起码不用怕会被逮到相亲场。于是郑吒一边啊哈哈的糊弄老妈的相亲安排,一边给亲亲小丽儿不停的打连环夺命call!!!哭爹喊娘的让罗丽帮忙糊弄一下——这就暂时不提郑吒在罗丽心中的形象碎了几次,反正发展成这样他们两个是半点可能性都没有了。试问一下你会想和穿自己裤子的另一条裤腿里的傻逼结婚吗?
罗丽当然不会,但是又不能不帮忙,毕竟这个zz(自行理解)勉强算是她看着长大的,就是不知道以后会祸害了谁家的白菜。罗丽一边暗搓搓的想着一边苦哈哈的听着郑吒妈妈絮絮叨叨那个不孝子,这酸爽,真真是不足为外人道矣。谁让这个祸害现在都没有人想收了。
——所以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什么的都是骗人的。人太熟了不会日久生情只会两看生厌。

郑吒现在落脚的这个小城很偏。偏到它离最近的一个城区都有三四个小时的车程,进城的高速公路大刀阔斧的贴着一道道黑色的用来补道路裂缝的沥青痕迹,看起来陈旧而且危险。
“真不知道每年收这么多路费到底干嘛去了····”郑吒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点燃一根据罗应龙说是从古巴原产地带回来的卷烟师手搓出来的雪茄。罗应龙说这话时嘚瑟的像是一只在像单身狗炫耀自己老婆的哈士奇(罗丽语)一样,郑吒心想你吹得再好也改变不了这是卷烟师搓出来的三无产品。
亘古到现在,男人最离不开的是酒,有了烟之后变成了烟酒。烟草好像真是有一种神奇魔力一样,没有媳妇的时候它就是个调剂品,有媳妇了它的调剂的方向就变成了一种情趣——被自己媳妇耳提面命的教训不要吸烟,看着那个人因为自己抽烟被气的双颊红扑扑的,家的感觉就不外乎如此。
可惜郑吒一直想要一个会对自己撒娇,也会生气自己烟酒不忌,知冷知暖,会因为他不爱惜自己而生气的爱人。而不是那种在相亲的咖啡厅里,明明皱着眉头不喜欢烟味却什么都不说也不敢说的女人,因此他一直都没有遇到让自己怦然心动的人。
其实郑吒的兄弟们有一点没有说错,郑吒就是这样一个活在言情里,希望和爱情结合的男人。看起来傻兮兮,甚至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男人自古应当顶天立地,儿女情长的事情上受苦的有女人就行了,大丈夫是不应该被这样的事情绊住手脚的。上一辈的思想或多或少都是这样,郑吒以前也觉得在家老妈顶天立地,老爸安静如鸡的家庭氛围很奇怪,然后被老爹“爱的教育”了一下之后,郑吒也变得安静如鸡。
郑吒老爹说服郑吒的话平平淡淡简简单单,没有什么大道理和深度;“臭小子活该被小丽儿抽!男子汉大丈夫没必要建功立业,只要让老婆一辈子开开心心的就好,身为一个男人,你没有必要做其他人的英雄,做自己媳妇的英雄就行。”
——为了你,我会成为英雄。
郑吒这一生中对他影响最大的人,无外乎就是他的父母。男人与其建功立业却辜负妻儿,不如碌碌无为一辈子只做他们的英雄,大丈夫当是如此。

龙隐在连续若干年的人造人诞生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那个奇迹叫做楚轩。楚轩的出生意味着人造人实验有了里程碑式的进展,一个小小的生命在冰冷的实验室培养皿中诞生。作为对实验责任人的褒奖,那个小男孩被楚老取名楚轩。
楚轩作为人造人实验的成品,从诞生起就没有让研究员们失望过。IQ高达220,拥有强健的体魄和永不疲倦的心灵,甚至他没有味觉、嗅觉和痛觉。被人为修改过多的基因序列让这个小男孩被人们喜爱的同时也惧怕着。甚至他们默认了楚轩没有感情这件事情,毕竟他根本算不上是一个“人”。

但凡事总有例外,这个“例外”的名字叫楚落,楚落是楚老故友的得意门生,也是他的本家堂表姐的独生女,总之他们两个有血缘关系但是一表三千里。

楚落是一个非传统意义上的小公主,小丫头可是在出生之后被楚家一干的男性长辈抱过的唯一一个小辈。毕竟老楚家这一辈就这么一个丫头,其他的小孩都是带把的小子。
楚爸爸楚妈妈也是爱极了这个三十岁才终于来到妈妈肚子里的小丫头,楚爸爸希望自己的小公主以后成为一个落落大方的小淑媛,于是给小丫头取名叫楚落。由于楚落音同“出落”,在小丫头的抓周礼上被一水儿的喝多了的大老爷们边喷酒边笑他是有多怕小妮子以后长成一个祸害嫁不出去···当天喝多了的楚爸爸直接翻脸刚想拍桌而起喷回去,就听到“哐!”的一声巨响,面犯桃花的楚妈妈直接掀桌霸气侧漏踩着桌子提溜着那老哥们儿的领子吐沫星子喷了人家一脸,“老娘的闺女怎的啦!小落那么可爱傻逼你他妈说老娘闺女没人要!?”
那霸气侧漏的样子,直教楚爸爸想起来学生时代的时候被这个姑娘轮翻的小混混,那个时候楚妈妈也是这样踩着那个小混混的胸口让他叫老大····话不多说救人要紧,小混混被当年那霸气一脚踩出了他们爱情的花火,现在被提溜的那哥们快被吓傻了。火爆辣椒可不是尔等凡人能hold。
楚爸爸扛着喝醉的楚妈妈在老哥们惊悚的眼神中一脸高深莫测,心说一句,呵呵。

有这样不靠谱的老妈和宠女儿的老爸,小丫头不负众望的长歪成了野丫头,长到十五岁的时候因为觉得上课无趣就翘课出走,在市立图书馆泡了整一年,啃完《菊与刀》之后看了《心理学》《如懿传》《人性的弱点》,看到《奥林匹克神话》的时候彻底从知识的海洋上岸一头扎进了杂书的怀抱。某一天野丫头正抱着一本《物种战争》啃的如痴如醉,突然背后一冷耳朵一疼,野丫头浑身冷汗眼前就是一黑,仿佛看到了一年之后自己的墓碑······
后来的后来,野丫头就成了国家人文学教授张老的关门弟子,成为了让张老骄傲了后半辈子也头疼了后半辈子的得意门生。这其中的事情就像是老太太的裹脚布一样又长又臭,野丫头在二十岁那年经由张老担保加入了一项国家级的实验,在保密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大名之后,那个嘴角总是挂笑的野丫头遇到了那个会改变她一生的小男孩。
那个男孩叫楚轩,西楚霸王的楚,轩辕的轩。

除了野丫头和另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勉强算是走后门进来的,其他参与人无一不是各个领域的顶尖人才。国内人文学和心理学起步太慢,他们基本就是其中的翘楚。想到这里楚落不明显的撇了撇嘴巴,透露出一种属于小女孩的娇态,在这些人中她的年纪本就最小,学究又偏门,估计就来凑数,有什么事情也轮不上她。
这样的心态一直持续到她看到楚老为止,历时两小时十七分钟。
楚老牵着那个五岁大的小男孩去见他之后几年的老师,在一张张欧吉桑欧巴桑的脸里那个活见鬼一样的漂亮女孩的脸比其他的脸都引人注目——至少二十年后楚轩最记忆犹新的就是那个女孩一脸惊悚的挤出一句what the fuck。
漂亮女孩是每个男孩子青春期的幻想,但是不包括那种脸上写着神经病,行为表达中二病的漂亮女孩。那样的女孩子可不是尔等凡人能hold,至少刚刚认识她的时候楚轩以为野丫头是一个文静的呆女孩,一个星期之后变成了傻逼,之后是神经病·····最后发现丫就是一个疯丫头。
已经弃疗的那种。

作为楚老故友的得意门生,楚落在楚轩诞生之后作为人文学导师加入了人造人计划,专门负责教导楚轩“作为人”这一抽象概念。这个让自己导师得意半生也头疼半生的野丫头没有愧对自己学究,她始终都认为楚轩是有感情,他平日里冷冰冰的表现只是不会表达而已,感情也是需要学习的,没有生物天生没有感情。
这个野丫头固执起来谁的面子都不给,在楚轩的其他导师都忙着教授他知识的时候,楚落经常讲着讲着就绕开话题,要不干脆破罐子摔破的带着他看《机器猫》,都不带上课的那种。或者暗搓搓的带些稀奇古怪的小零食,鬼知道这个野丫头是怎么揣着一碗酸辣粉混进来的。甚至有一次楚落把还是一个小不点反抗不能的楚轩抱在怀里翻墙出了实验楼然后又被抓回来。为此楚落甚至吃了一个挂落,楚轩问她干嘛闲着没事找事的,死丫头她看着小屁孩特别夸张的大笑一声说,小屁孩你记住了没有逃过课的学生生涯是不完整的,现在没学校就带你逃个实验室玩玩···如此这般的事情很多,一直都屡教不改。

那一年的楚轩只是一个五岁小孩,某一天他要叫爸爸的那个人说接下来的几年他要跟着一些老师学习很多东西,看着那个男人眼角的鱼尾纹他安安静静的说知道了。实验室里的人大多都是基因学高材生,能教导他的东西始终有限,从研究员的小声私语中他早就得知了这个消息,男人抬起手想要拍他的头,手指轻颤几下最终收了回去。
低下头看书的小男孩并不知道男人的动作,在实验室的这几年楚轩把淡漠镌刻的骨子里像是他生来的本能,这些科学家们一边骄傲他们的杰作一边惧怕这个孩子,制作生命终究是神从人类手中收回的不可触碰的禁地。从记事起就没人抱过他也没有人会对他笑,面对他取得的成果更不会有人拍这他的头说楚轩真棒,他们只会继续用越来越厌恶恐惧的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
是的,他非常清楚自己是一个人为创造的怪物,拥有人的样子却不是人。

楚轩一边想着楚落做的事情是多余的,快到上课的时候又会忍不住的开始期待今天会看到机器猫的哪一集,楚落会给他带来什么颜色的零食小吃。
有什么东西开始和过去不一样了。
第一次上人文学课是在星期天的下午,楚落在大冬天背着一个大包穿着一件套头针织衫小裙子和黑色丝袜羊毛鞋套和小皮鞋套着实验室白大褂,从头到脚都和实验室格格不入,就像是一个误入国家实验室的大一新生。随后他们两个大眼瞪小眼在地板上坐了一个小时,楚轩忍不住想问她到底上不上课,楚落就歪着脑袋看着他说“今年五岁,学习能力很强,IQ超过智优线起码50,不喜欢上课但是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所以听创造者的话····不喜欢和研究员接触,因为不喜欢他们,顺便一提,性格孤僻应该是后天性的吧?只有这一点我不确定。”说完楚落耸耸肩,眉眼间透露着狡黠“人文学,靠观察,摒弃主观感情客观看待每一个人,和历史政治都不一样,具体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呢,老头子教我的就是这样~不写论文谁管你啊。”
楚轩面无表情的呆了一下,看着那个半点不像老师的楚落问“不上课?”
“ε=(´ο`*)))唉?我不是在上课了嘛?”
“人文学入门就是观察啊,先学观察在学分析,说起来简单但是挺难的一门课程,国外有一个相似感觉的说法叫‘侧写’。”
“侧写?”
“嗯··大意是通过对一个人的生活细节行为细节去了解那个人的行为、性格、心理活动,解剖人的心理活动,人文学只是把对一个人的侧写扩大到了一个民族乃至国家。具体怎么样你可以去问问程青,他才是你的心理学老师我要是误人子弟了他会找我拼命的。话说今天我带了《机器猫》,来来来上课多无聊我们来看漫画吧!”
楚轩:“···漫画是什么?”
这次变成楚落沉默了。
沉默的空气静止了一会儿,楚轩眼睁睁看着楚落看着他的眼神变得越来越诡异,总觉得有什么东西的走向越来越不受控制。尚且年幼当得上一句傻白甜的楚轩并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脑补,有一种绝症叫做想太多。
当然现在他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现阶段的楚轩小胳膊拧不过大腿,被强制性抱着怀里面无表情的看《机器猫》。
这是楚轩第一堂人文课,他的人文老师是一个古古怪怪的死丫头。

也不得不说楚落始终只是一个小姑娘啊,哪怕楚老在暗地里尽力顶住压力,她竭尽全力也不能给楚轩的命运带来多大的改变,只能够努力的告诉他他也是可以像一个普通小孩一样,可以吃零食看动画片,学习累了也可以休息,不用一直勉强自己····人文学告诉楚落要冷静要始终置身事外的去观察,但是楚落做不到放任那个眼睛太干净的孩子从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一件国家机器。
终于,楚落的行为被上级认定为干扰了实验进程,楚轩也被判定不需要“感情”,死丫头被调走离开这个地方,小屁孩又开始作为机器人活下去。
临走前那个死丫头缠了楚老好久,最后烦的不行也哟不过这个丫头,黑着脸指着大门让他们两个麻溜的滚滚滚。死丫头出去之前很认真和他说,“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我没有错。”
不是你们,只是你。
楚轩看到那个姑娘眼睛里燃烧的不知名的光,极亮也极易消失。

死丫头在三年前第一次见到楚轩的时候,这个发癫了二十多年的姑娘在楚轩身上被激起了莫名其妙的母性,本该生而不知苦的男人走上了另一条不知名的路。
“好久以前我就在想,要是我有了小孩会怎么样···我经历过的事情舅爷你是知道的,我会辍学的原因也是那样,活在这个世界上好累的,瑄哥他也是因为太累了没有带上我就先走啦,看着小轩那么无助的样子我做不到坐视不理啊。当年如果不是遇到了瑄哥和老师,我根本不可能站在这里的。”
或许是想起八年前那个无助的哭得撕心裂肺的小孩,又或许是想起了已经死了的儿子,楚老叹息一声“随你吧”,转过身默默瞒住一些事情扛着上层压力。
哪怕是做无用功也罢,楚老也不想在经历一遍跪在孩子墓碑前的无力感。

大部分时间里死丫头和小屁孩的相处模式是一个话痨一个哑巴,今天照例是半天课半天瞎磕叨,楚落一边吐槽楚老平时衣冠禽兽的样子,一边又笑他因为怕小屁孩被带坏了是怎么指着她鼻子不带脏字的喷她一脸口水;话题一转又变成了去尼罗河试试能不能掉到狗鱼,普罗旺斯的广告明显是骗人的,漫步在鼠尾草里一点都不浪漫·····比起爬珠穆朗玛峰更想去爬长白山找找青铜门,说不定可以遇到小天真,或者去亚特兰蒂斯找人鱼····说着说着死丫头忽然就闭了嘴,她看着楚轩很认真的说,如果将来遇到了愿意陪你去疯,和你一起在全世界流浪的人,那就和他走吧,不要在回来了。小轩是个太干净的孩子,你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的。
楚落走的时候楚轩只有八岁,八岁的时候他还太小了不能听懂楚落的无奈,楚轩的老师们都是各个领域的大才,要不就像楚落程青一样是国家重点培养人才,他们或许教会了楚轩很多很多领域的知识,但是所有人都忘记了要教他怎么做一个人。
楚落生平第一次求人的时候她对楚老和她的导师说,楚轩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但是我们都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长大。
是的,他们没有时间让楚轩长大。

去尼罗河钓鱼,去长白山,去找亚特兰蒂斯,去普罗旺斯看鼠尾草·····离开这里····渴望就像是沙漠中旅者一样,干涸、需要名叫希望的水。

“想知道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多年之后的某一天,纵向相交的事情重叠,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不同的是他们的相遇不是在那样一个无解的境地。
楚落喜欢上的那个人走的时候没有带上她,楚轩在那个男人伸手拉起他的时候压上一切的豪赌。
“帮帮我!楚轩!”
“楚轩!”

——end——

大过年的真的好么……
【为我们的血统干杯.jpg】